Ruler

對我來說 和你的每一天 都是情人節

会長視角

情人節嗎……

我一次也沒過過

因為對於我這種人來說

完全沒有緣

个屁……

淺野学秀箱子里塞滿了巧克力和一大堆的情書

每年都這樣

有夠无聊的

无勁

唉…

不過……

上一年的聖誕節

在业的生日上我和业確認了彼此的感情之後

我們開始交往

這讓我稍微期待情人節了起來

到底是怎樣的呢,业的巧克力?

充滿成熟和苦澀的黑巧克力?

還是…

充滿少女心草莓味滿滿的巧克力?

唉…

以前的我估計想不到之後的我居然会想這種事

說实話

巧克力什麼的完全沒興趣

如果他能脫光衣服 裝成巧克力

給我「吃」

這倒是不錯

“ 喲!這不是年年都只是个年級第二 椚丘的太阳 我們的學生会長大人嗎?我看你一臉猥瑣地看著那些巧克力發呆,該不会是腦子撞

傻了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哪窜出來的赤髮小惡魔調戲著橘髮少年

“ 哪來的年年?還是說…你吃醋了?媳婦?”

赤髮少年反被橘髮少年調戲

赤羽业紅透了臉

“ 你才吃醋了!誰是你媳婦?你个臭不要臉的!!!”

說完

赤髮少年從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橙色包裝的東西

紅透了臉的赤羽业迅速的把那個東西塞了在淺野学秀的包里

就跑了…

跑了…

了…

………………

等等

這是巧克力?

淺野学秀看著赤羽业跑回家的背影

不禁笑了笑[猥瑣 秀:閉嘴

真拿他沒辦法

不過這也是他的优点

畢竟

很可愛不是嗎?

哎~

不過……

业啊

今晚時間那麼長…

[來啊!快活啊

秀:有种給我過來 我保證不抽死你

END.

会長之後吃到了业給的巧克力里面的大量芥末 

開始「惩罰」起了赤羽业

也是後話了……

I NEED U 《二》

設定16歲

處女文不喜勿噴

兩人的設定請看《秀业文梗》

"无聊."

"簡直无聊透頂."

淺野学秀看著塞滿他箱子里的起碼有1225封充滿了少女的心思的情書說道

真搞不懂那些女生整天想著談戀愛干什麼

喔!還有男生塞的

是發春了嗎

真是无聊

与其整天精虫上腦 想著跟別人那啥那啥

差点又忘了

這還有男生呢

還不如去專心点上課 為將來做好打算好呢 不然 凭你們那智商只能回鄉下铲屎吧

无聊.

我承認

我的確是个无趣的人

從小時候就不跟其他人一样

不喜歡打遊戲

不喜歡交朋友

不喜歡談戀愛...

別人喜歡的 我都不喜歡

因此我本來以為

開心 興奮 感激

像這種感覺 估計...一輩子都...不会有...

但...

我還是找到了能讓我感覺到的事了

看書

先說好 不是黃書

還有..那傢伙也算是吧

那個唯一能讓我感到熱血沸騰的傢伙

估計這是我唯二活著的樂趣

"這不是上次報紙上的很多人失蹤了的圖書館嗎?"

"怎麼還開著,不怕嗎"

"有意思"

說完淺野学秀便一边裝13 一边走了進去

橘髮少年成功溜噠進去的一瞬間

映入他眼簾的是一位赤髮少年

那一瞬間彷彿過了一个世紀

窗外的阳光落在了赤髮上

而他毫不在意的躺在了椅子上 呼呼大睡

好美…

淺野学秀呆在了圖書館的門口

靜靜地欣賞著眼前的美景

是...他?

他怎麼也在這?

难道他也跟我一样喜歡書?

不可能啊?

我這麼帥就算了

但...他那麼猥瑣...

不...不…不会的

好吧 估計你們也猜到了 這個看上去很牛13的赤髮少年 就是咱們的赤羽少爺

剛想叫醒业的潮田渚无意中看到了淺野学秀

"这不是浅野君嗎?你在找什么书"

莫名大聲說話的藍髮少年吵醒了旁邊本來還在熟睡的赤羽业

橘髮少年看到後 眉毛皱了皱 表示不滿

這不男不女的誰呀?

還好像跟业關係很好似的

可惜 單純的藍髮少年沒GET到…

剛被吵醒了的赤髮少年 伸了伸懶腰 揉了揉眼睛

看了看表情“ 扭曲”的橘髮少年 有点被嚇到

“ 喲!这不是椚丘的太阳吗?什么事需要勞烦年級第二大駕光臨啊?”

←_←MDZZ...

承包国旻 弟控組

還有被夾在中間的發光發熱一臉懵逼的电燈泡

秀业番外小短漫【二】
业,你果然很適合這樣穿。很好,你已經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了【色瞇瞇】

秀业番外,算个小短漫。【一】你們懂的
話說,有一天,一个赤髮惡魔居然穿了裙子。

I Need U 《一》

設定16歲

處女文不喜勿噴

兩人的設定請看《秀业文梗》

“渚?你怎麼在這”

“业早安,那个…业”

“怎麼了?渚” “其實最近我去打工了,但…”

“但…?”

“业,前兩天那單殺人事件,你還記得嗎?”

“哦~前兩天那只死章魚一直說什麼,去椚丘圖書館店的時候要小心被別人抓走,我都16了,還當我小孩子嗎?而且,我怎麼可能会

去那種地方,簡直可笑"

"也是...不過"

"怎麼,你在那打工嗎?”

“嗯!因為這件事,本來在那打工的学長学姐們,聽到後,都接一連二地辭職了!所以我想拜託业你…...”

“所以你想讓我在那頂工嗎?”

“嗯!拜託你了!”

“不要”赤髮少年很堅決地否決

“为什麼?”

“像圖書館那种地方,一群書呆子堆在那,一点樂子也沒有。打死你,我也不去”

“拜託你了!”

“拒絕”

“那…先工作一天,如果實在不喜歡去再辭職,可以嗎嗎?”

“拒…”赤髮少年彷彿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欲言致至

“好吧”

"真的嗎?謝謝你,业!"

"謝啥呢?咱倆誰跟誰?不過...你得答應我件事..."赤髮少年突然頭上長了兩个彷彿「惡魔的像徵」

"什麼事我都答應你"

"真的?"

"真的!!!"

"這可是你說的唷!嘻!嘻!嘻!"

這時赤髮少年從背後拿出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來的女仆裝和相機,活脫脫一个惡魔似的

而他的對面,本來露着一副天真爛漫的笑容,完全看不來,這是一个男的「划掉」已經16歲的高中生,可惜這只是「本來」而已。

現在的他,被對面的「小惡魔」吓得,彷彿下一秒就要大小便失禁似的

 

預告秀业梗:准备要寫的處女秀业文梗


元氣少女緣結神梗

戰神/退妖師秀 X 猫耳娘(划掉)猫妖业

夢境异聞錄

周公(划掉)男主特性(本來就是男主)解夢人(跟周公有啥不一样)秀 X 魔女(业:閉上你的狗嘴,有多遠滾多遠   秀:。。。)魔法使业

(暫時頂工的)書店/圖書館員工业 X 客人秀

偶像业 X 經紀人秀

少女漫畫讀者(秀:我一枝筆插死你) X 少女漫畫作家(业:会長,等下幫我一起買幾箱芥末和辣椒,當然是你請)

分割

入秀业和腐女坑的經過
是因為看三E的時候對业君一見鈡情(慢…慢着,会長先放下你的刀,咱們慢慢說),然後突然看到一个關於业渚的視頻(求会長饒我狗命),然後我想什麼東東,被好奇心驅使的我,點進去。結果…哎呦,我的眼,原來是BL,然後我發現下面有一个秀业的視頻後,我立馬按了進去,因為会長也是我的二次元偶像之一(停,业君求不塞芥末辣椒之情  秀:呵),然後你們懂的。总的來說,我喜歡秀业是因為喜歡兩人(兩位大爺,放過我吧),并不是因為BL的。




向讀者提問:變性能接受嗎?


如果要上面的梗的話,請在留言欄上提問一下作者我,求別侵權。我是一邊打一邊想的,不喜勿噴。